mg电子游戏摆脱心得

正北方網 > 新聞 > 聚焦 > 正文

記者高溫體驗丨鐵路鋼軌探傷工的另類“蒸桑拿”

作者: 責任編輯:靳敏 2019-08-02 11:17:05 來源: 央廣網

高溫下,探傷工向記者演示如何為鐵軌做“B超” 

央廣網北京8月1日消息(記者王晶)“在外作業最熱時,你最想做什么?”

“回到空調房,痛快地沖個涼水澡,吃上一大碗朝鮮冷面,喝上幾罐冰雪碧,再來它一個冰鎮西瓜……”這是昨日(7月31日)正午在京張高鐵居庸關隧道段,記者與探傷工董立清坐在鋼軌旁休息時的一段對話。眼前的施工車呼嘯而過,裹挾的熱浪撲在臉上,讓人窒息。

鋼軌,是高鐵的兩條“腿”,腿上有傷,路便走不好。而董立清便是尋找鐵軌傷痕的“神探”,上眼一瞧便可知一二。可到了酷夏,他的敵人,除了探測儀上顯示處于0.5秒之間一閃而過的傷波,還有那懸掛頭頂的烈日。

就在對話前的4個小時,眼瞅著氣溫直奔38度,“嚇”得不少市民避之不及之時,董立清卻早已腳觸高溫、頭戴遮陽帽、肩挎工具包和裝滿清火綠茶的軍用大水壺,開始了一天的“問診”,記者也"全副武裝"后隨同他上了路。

昨天(7月31日),董立清在張家口沙城段高架橋旁的鐵軌作業。(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)

站在鋼軌間,向前,是兩條平行線,延伸到遠方;向后,依然是兩條線,望不到盡頭。頭頂上毒辣的太陽,像要把人射透照穿。采訪前,記者本做好了心理預設,但依舊熱得措手不及。明晃晃的太陽把鋼軌曬得發燙,連同地上的碎石也變成了一塊塊熱氣襲人的“火山石”。這不,董立清還沒開始作業就濕了衣服。上道前,身為工長的他開始布置作業任務,今天一早看了天氣預報,天氣過熱,路上董立清一直琢磨著要不要在探測的鋼軌上附上保護膜。

“探傷,像醫院里做B超,只不過看的不是人,而是鋼軌。要看儀器面板的顯示,要聽儀器出波之后的提示音……”38歲的董立清家在河北保定,部隊退役后便入了行,與記者交談間透著自信。畢竟,他干了16年。

遮陽帽下的每根頭發都濕漉漉的,董立清領著記者在軌道中穿梭前行,在一側鋼軌上駕好探測儀調整數據,可鐵路兩側毫無遮擋,記者跟在董立清身后,站在兩根冒出陣陣熱氣的鋼軌中間,襲人的熱浪猶如一個大蒸籠,火辣辣的直“涌”過來,仿佛要把人給整個吞噬一般。

可鋼軌探傷偏偏就不是個急活兒,躲不得也逃不掉。

記者跟隨董立清學習“探傷”(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)

記者隔著手套觸碰鋼軌,熱得燙手,但為了趕工期,作業必須如期進行。董立清說,別看鋼軌肉眼看上去都是光滑平整的,但病害往往就發生在那一兩個毫米之間。涂抹上耦合劑、將安裝探頭的探測器放置鋼軌上,一推一拉,反復循環,他緊盯著儀器對面的屏幕,從遮陽帽里流出的大滴汗珠,匯聚到下巴尖兒,掉到60攝氏度的軌面上,瞬間沒了蹤影,背部也早已濕透,原本淺黃色的工作服早已變成肉色,緊貼于身。

“每個焊頭檢查不可低于20分鐘”,這是立在董立清心里的一條標準線,絕不可逾越,必須防范鋼軌折斷隱患。他邊探傷邊觀察儀表數據,盡管腳蹲麻著,探完一處又轉移一處,記者也一路小跑跟上前。但有時回波是假象,不一定真的有問題,要反復探測。“小王你看,這有問題。”探傷儀響起警報聲,他神經立刻繃緊,根據儀器顯示的參數,拿尺子找損傷具體位置,再次檢驗。

董立清在對鋼鐵進行“望聞問切”(央廣網記者 王晶 攝)

隨著董立清前往下一個監測點,記者趕緊湊近也想體驗一番。沒想到,看似簡單的活兒,對耐力和體力的考驗遠超想象,“對,要稍微放緊一點,這樣耦合劑不會有氣泡,超聲波會更精準。”才檢測不到10分鐘,記者就已經覺得手臂酸軟使不上勁了,在董立清手中看似輕便好用的探測儀,在記者手中一點兒都不聽使喚。“彎腰、用全力拖平用力拉來回,同時監測波形的變化,在他的指導下,記者才一點點熟練起來,但剛走了不到百米,就開始流汗,明顯感到腋下、后背都開始出汗,握著鎬把的雙手也有些疼痛。

眼下,已是中午12點30分,即便戴著遮陽帽、穿著長袖,此刻也感覺自己像被放在烤盤上的肉,只差一把孜然。可再看看董立清,卻絲毫不受影響。氣溫還在飆升,他仍舊一次次跪在鋼軌上,上身前傾下趴,用目光打量著向前方延伸的鋼軌。他必須加快速度,還有5公里的線路在等待著他。

董立清說,有時上線檢測時為了避讓火車,和工友們還要得將35公斤重的探傷儀抬上抬下幾十余次。

望不到盡頭的鐵軌(央廣網發 董立清供圖)

記者留意到,大多數的探傷工都穿著長衣長袖,即使是37℃的高溫天氣也不例外,“累是其次的,最主要還是日曬。”董立清指著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膚,開玩笑地說:“鐵道工就沒有白人,幾天就能曬得黢黑,身上挺白,但是臉和脖子都特別黑。”同樣,這么熱的天,軌道線路工們卻穿著一雙加厚的特制皮鞋,記者不禁發問,“這是特別為我們線路工設計的,不然踩著發燙的鋼軌,腳底肯定受不了,你看你穿著帆布鞋待會就知道威力了。”董立清說。

隨著時間推移,氣溫越來越高,鋼軌受烈日暴曬騰起的熱氣如鋼爐呼呼噴出的火苗,軌溫高達50多攝氏度。只感到腳底已被烤得發燙,嗓子也開始“冒煙”,就像蒸桑拿,雙腿也仿佛灌滿“鉛水”。記者跟著走了不到兩小時,不及平時他們所走路線的十分之一,剛上道時的新鮮感蕩然無存,漸漸落到了隊伍的最后面,礦泉水瓶已經見底,出了汗的手把采訪本也弄得粘膩。

但眼前的董立清卻又和七寸顯示屏較上了勁。

探測儀表(央廣網發 董立清供圖)

“好,可以了。”他跪在鋼軌旁,記錄這一詳細數據。 “通過眼睛可以看出異常波形一兩毫米的誤差,這也是老工長多年練出來的功夫。在這之后,還需要機器進行精準測量調整。”董立清走到下一個病害標記點,跪著緊盯面前的鋼軌線路。看似簡單的動作卻需要不斷重復,在他的褲子上,膝蓋位置上布滿了土渣。

“沒辦法嘛,這就是個冬冷夏熱的活兒,”說話的間隙,董立清喝了幾口藿香正氣水,這是他們必備的“飲料”,“為了保存體力,我們只能帶幾升水。而且水不能喝太快,要小口喝,不然到后面就喝光了。”他告訴記者,探傷作業期間,如果出現輕度中暑等癥狀,只能咬牙堅持,因為上了道就只能往前走,就好比昨天在張家口沙城段高架橋上,前不著村后不著店,“干完一個小時,就必須休息一下,降降溫。”

“但這么熱,還是會中暑的吧?”記者問。

“嗨,習慣了嘛,昨天李小丹就中招了。”董立清指著身旁的徒弟,兩位只是憨憨一笑,還不忘調侃,“在外面碼磚應該也不輕松些吧,你看那電視上講的高溫下作業的工人,咱也算其中一份子吧,臉上也有光。”

但問及要不要兒子做自己的這份行當,他斬釘截鐵地說不,“還是太苦了嘛。”

工人在作業(央廣網發 北京工務段供圖)

但他們早就習慣了這些,反倒是記者這個“外人”,終于熬不住了,董立清只能陪記者暫回到隧道內緩一緩,拿起手機恰好收到一條老家妻子的微信,“老公,今兒天熱,別和太涼的水,空調別調太低。”他心里很暖,趕忙和記者分享著這條訊息,覺得再苦再累也值了。

夏天這么熱,鐵軌探傷可否使用智能機器監測代替?坐在記者身旁的董立清頗為自豪地講,科技含量再高的設備,也必須由人工來操作,不然會存在探傷盲區。“就比如,鋼軌重傷以及核傷波形往往一閃而過,在儀器屏幕上僅停留半秒,有時眨一下眼睛,就會漏檢一個重要傷損。”

臨行前,記者還和董立清開玩笑說,下次要晚上采訪,看起來夜班似乎可以避過高溫。但董立清說,其實不然,夜里軌道線路工要沿著正線步行最長8公里。經過一天暴曬,高架站鋼軌即使到了夜間仍有些燙手……話沒講完,董立清的手機又響了,他連口水都沒來得及喝,必須加緊完成工期,再和工友急忙忙地奔赴下一個探傷點。

聲明: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

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mg电子游戏摆脱心得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信息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上海11选五遗漏数据 五分钟一期的平特一肖 河南省福利彩票3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公开威up 五分赛app 查辽宁快乐十二开奖050 香港选号助手 重庆时时破译